您的位置: 主页 > 我战略核潜艇部署西太平洋加剧中美对抗风险
织梦58广告位

我战略核潜艇部署西太平洋加剧中美对抗风险

美国认为,中国导弹核潜艇尚未展开实战部署。

美国认为,中国导弹核潜艇尚未展开实战部署。

  随着搭载洲际导弹的核潜艇逐步实用化,中国将如何建设自身的海基核威慑能力?

  今年以来,关于中国海军的话题,除了钓鱼岛争端、航母服役外,中国海军是否实际具备“二次核反击”能力,也多次引起外媒议论。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日前向美国国会提交报告称,中国海军即将告别“象征性水下核威慑力量”时代,转而实战部署潜射洲际导弹。显然,美国防务思想界已开始密切关注中国“海底蛟龙”的现状与发展趋势。

  中国核潜艇稳健进步

 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副教授詹姆斯·霍姆斯和教授吉原俊井基于最新研究成果指出,美国学术界围绕中国核武库的未来存在分歧:一派认为中国核力量仍将追求平稳发展,陆基导弹部队将一如既往地发挥主干作用;另一派则预测,中国拟实施“全面核升级”战略,既保持陆基机动洲际导弹(ICBM)的进步,同时加快核潜艇与潜射洲际导弹(SLBM)的更新步伐,“按照这一发展态势,未来10年,中国导弹核潜艇(SSBN)在质量和数量上将更接近美国”,这一派甚至预测,中国今后可能转而采取更具进攻性的“有限核威慑”战略。

  霍姆斯和吉原俊井对上述两派观点均不赞同,他们从战略高度对中国水下核力量加以分析评估,认为部署数量更多、战斗力更强的现代化核潜艇,并不一定预示着中国抛弃防御性核政策,相反,规模适度的水下核力量,只会进一步增强北京目前奉行的“最低核威慑”的成效。

  和美、俄、英、法一样,中国在建设水下核力量时面临几个基本问题:采用何种部队结构?哪些因素会促使决策层更偏重核潜艇部队?需要多少导弹核潜艇才够用?要知道,核潜艇不仅会给国家财政造成巨大负担,还会引发潜在对手的竞争性反应。

  需避免引发美国反弹

  霍姆斯和吉原俊井认为,导弹核潜艇具有隐蔽性强、机动性好、续航力不受限等先天优势,能够降低遭敌先发制人的危险,不过,这些理论优势不可能促使中国完全依赖核潜艇。从政治角度看,中国政府首先要确保对核武库的有效控制,一旦潜艇部队规模扩大,政府能否将作战控制权下放给前方指挥官,是个必须严肃对待的问题。与此同时,中国要扩充核潜艇部队,也要防止引发美国“剧烈回应”的风险,确保中美保持相对稳定的威慑格局。

  要想使中国水下核武库达到“两全其美”的程度,的确是件棘手的事情。两位防务专家进行了简单的计算:如果中国拥有4艘各自携带12枚巨浪-2导弹(射程8000公里)的核潜艇,每枚导弹搭载3颗核弹头,中国水下核武库将拥有144枚核弹头;如果中国部署6艘同型号核潜艇,每枚导弹搭载6枚核弹头,则核弹头总数将跃升至432枚,这种数量上的增长或许会引起华盛顿注意,甚至促使美方采取措施,继续保持对华压倒性核优势。

  霍姆斯特别指出,在可预见的未来,能从陆上和海上同时对中国核力量发动“先制攻击”者只有美国,换句话说,中国核潜艇只需应对来自太平洋方向的威胁。与此同时,鉴于美军攻击核潜艇和航空反潜中队的数量在冷战后明显减少,未来10年间,美国不大可能在削弱中国核潜艇的生存力方面有太大的作为,又考虑到美国在建的反导系统也难以拦截潜射洲际导弹,在此情况下,即便中国陆基核力量在首轮袭击中全部丧失效能,中国只要有一艘配备多弹头的导弹核潜艇存活下来,依然能展开破坏性极强的核报复。

  从这个角度出发,两位观察家的结论是,中国可能更倾向于选择英法模式(见参考资料)打造规模有限的核潜艇部队,即在装备可靠性过关的前提下,维持“最低核威慑”所需的4至6艘导弹核潜艇,其中两艘时刻处在战备状态,即便一艘沉没,也可保持另一艘生存。

  三种策略可交替使用

  美国防务思想界的主流相信,中国希望将导弹核潜艇集中部署在受保护的渤海和黄海,由攻击核潜艇、岸基航空兵和水面舰艇充当“卫士”,对企图入侵的对手予以反击。不过,这种待在自家后院的“堡垒战略”也存在风险——将核潜艇局限在相对狭小的水域,等于约束了它们的巡逻范围,必然增大其被敌方发现的概率,难以充分发挥核潜艇特有的隐蔽性。不仅如此,中国还需建设规模更大的海空军来保护潜伏在“堡垒”中的核潜艇。

织梦58广告位
上一篇:解放军推广新型炮塔连接器可传输光纤信号
下一篇:中央军委:军队作风事关打赢问题需视为生命工程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